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彩民之家心水论坛 >

媒体揭广东茂名官场最恶质文化:卖官、帮派林立

发布日期:2019-08-10 09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9月,某电视台拍摄了一部“探访贪官狱中生活”的新闻影片。正在广东阳江监狱服刑的原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出现在镜头前,接受了媒体采访。身穿囚服、剃着光头的罗荫国,已没有了昔日主政一方的神气。监狱中的他,与杀人犯、强奸犯关在一起,每日还得去车间劳动,加工4000个灯泡。

  此刻正在茂名市委书记任上的梁毅民也看到了这段影片。他还在会议上提及此事,并劝诫下属们汲取教训,洁身自好。

  罗荫国、梁毅民,加上之前的周镇宏,近十年时间,茂名四任市委书记中,三人相继落马。前腐后继,令人不胜唏嘘。

  三任书记接连落马,对于茂名人来说,除了惊叹更有深深的失望。一名茂名干部告诉廉政瞭望记者,茂名人对于周镇宏,向来没有什么好感。但对于罗荫国与梁毅民,都曾寄予殷切希望。“结果希望越大,失望也越大。”

  茂名人曾送给周镇宏一个外号,叫做“周大炮”。意思是说周镇宏喜欢喊口号,开空头支票,不做实事。此外,茂名官场风气不正,也是始于周镇宏主政时期。在周治下,茂名的官位往往待价而沽。周镇宏落马后检察机关的指控书显示,周多次收受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2464万余元。此外,还有折合人民币3700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。

  彼时作为周镇宏副手、担任市长职务的罗荫国,相对拥有还算不错的口碑。罗是本地成长起来的干部,熟悉茂名情况,为人低调务实。罗荫国烟瘾很大,一天要抽一包多烟。但多年来他一直抽十多块钱的白盒云烟,以至于怀揣好烟的下属,当着罗荫国的面都不敢掏出来。

  在茂名官场,周镇宏与罗荫国不睦的事人所共知。罗荫国私下到处发牢骚,说自己被绑住了手脚,施展不开。而许多茂名人也认为,真让罗荫国接替周镇宏出任一把手,会迎来焕然一新的局面。

  这样的机遇终于来临。2007年,周镇宏高升省委常委,罗荫国顺利接下市委书记。一名茂名人士介绍说,周镇宏虽然离开了茂名,但他的“遗毒”却一直还在。尤其是这样一个买官卖官的人,居然高升省委常委,在茂名官场留下一个很坏的“榜样”。

  深谙权术的罗荫国,不动声色地拔除了周镇宏的旧部,也提出了全新的城市发展战略。与此同时,茂名人惊讶地发现,在周镇宏治下本已不堪的官场风气,更发展到疯狂的地步。买官卖官,几乎由潜规则转为明规则。

  一名籍贯茂名、现在广州经商的人士向廉政瞭望记者回忆起一件往事,数年前回家探亲,一个担任镇长的同学上门拜访,提出借点钱。问借钱做什么,对方坦承用来买官。他提醒老同学,买官也有风险,钱送出去官没当上,到头来人财两空。镇长却说不用担心。“茂名人都挺厚道,帮不了忙会退钱。”镇长还举出若干例子,证明自己的观点。

  上述人士去打听了一遭,发觉事实果真如此。曾有一公安局刑警支队长谋求公安局副局长的职位,给政法委书记送了30万元。此人后来愿望落空,但钱也被退了回来。事后才知道,有人出价比自己高。

  “感觉干部选拔成了拍卖场里的竞拍,价高者得。而且受贿者、行贿者都还挺守‘规矩’。”上述人士摇头叹息。

  罗荫国落马后,梁毅民自佛山空降而来接下市长一职,两年后扶正为一把手。对于头顶“改革闯将”光环、来自珠三角发达地区的梁毅民,茂名人更是寄予厚望。不过很快,茂名人又失望了。

  一名茂名官场人士介绍,窝案爆发以后,买官卖官的风气的确收敛很多,但许多官场痼疾却没能根除。梁毅民身上有干劲,但在现实工作中却推进缓慢。

 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滨海新区。这是被新一届市委班子寄予厚望的茂名经济新引擎,但无论招商引资还是基础设施建设,比起当初的规划进度都不甚理想。梁毅民身为市委书记,也曾抱怨茂名部分干部思想保守,执行力不强。

  久而久之,茂名市民对于梁毅民的印象也同当年的“周大炮”差不多——口号喊得震天响,就是落不到实处。

  “多年的文化形成了,不是换一个市委书记就能解决的。”茂名当地人士说,茂名官场中最恶质的文化,除了卖官鬻爵就是划圈子、搞小帮派。帮派林立的问题,直接阻碍了政府的执行力。

  曾经有一段时间,茂名干部提拔之前的公示,都不注明干部的籍贯。那是因为有一次市里任用9个干部,其中有7个来自罗荫国的老家——茂名下辖的高州市。“为了顾及影响,决定所有干部公示,都不标明籍贯。”一名茂名人士介绍,在买官卖官之风最盛时,钱已经不是问题,关键是人家肯不肯收钱。“罗荫国收谁的钱,那是把谁当做自己圈子里的人。”

  罗荫国与原常务副市长杨光亮等都是本地干部,在当地官场深耕多年,从大队基层干起,当过县委书记,从来没有离开过茂名。罗荫国的“高州帮”与杨光亮的“电白帮”是茂名官场实力雄厚的“圈子”。尤其是罗荫国,喜欢使用高州的干部,已是茂名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  挤不进“高州帮”与“电白帮”的人,就得运用夫人路线,混进以罗荫国妻子邹继芳为首的“茂名贵妇交际圈”。在“贵妇交际圈”中,邹继芳是灵魂人物,具体操盘手则是时任茂名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李运容。

  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说,其实每个圈子里都得靠钱说话,但各个圈子里的人对外还互不买账,颇有些拉帮结伙的意味。

  谈及窝案查办之后的茂名官场生态,当地人士还提到了当初“高举轻放”的处理方式。据其中一名人士介绍,为了避免官场彻底“瘫痪”,当初划了一条线。受贿金额在这条线以下的,还能在原岗位继续工作。起码有160多名茂名官员,得益于这项政策保住了官帽。

  “这样的做法在当时有其合理性,但留下的隐患也不小。”茂名人士介绍,近些年就有落马官员的家属一直在举报,说“都收了钱,凭什么我们去坐牢,有些人还继续当官?”

  而那些被“高举轻放”的干部心里也不踏实。外界不时有重启茂名窝案调查的声音,甚至某人落马后,“重启调查的时机已经成熟”的舆论又会风传一阵。那些还在台上的人难免生活在焦虑之中,哪里能把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。

  腐败不仅造成经济落后,不法利益纠葛深重,也成了社会治理的“重灾区”。据媒体报道,茂港区公安分局原局长杨强在全区公安干警大会上,公开说要“以赌养警”。在其任职期间,曾为39家涉黑性质的地下赌场提供庇护。曾在茂名市纪委工作的一名干部说:“茂名市纪委准备查办杨强案的时候,我们都接到了威胁短信。这帮人黑白通吃,案子办得非常艰难。”

  窝案查办之后,尽管经济增长乏力,但茂名官场却迎来一段平静的时光。接任罗荫国市委书记职务的邓海光,于2013年升任广东省副省长,更被视为上级肯定茂名工作、窝案那一页已经翻过去的证明。

  然而就在今年3月,已退休两年的原茂名市政协主席冯立梅被带走调查。一时间,茂名官场重新暗流涌动。

  有媒体报道,冯立梅涉罗荫国案,并向专案组做过交代,后从轻处理未予追究。中央巡视组收到举报,称一批茂名官员当年退赃后未受处理.在中央巡视组的要求之下,广东省纪委准备复查茂名官场窝案,“很多原来不追究的,现在要重新追究”。

  对于冯立梅,茂名人的观感普遍不佳,都说他与周镇宏、罗荫国一样贪婪,吃相却更加难看。冯立梅酷爱打牌,身边围着一帮官员、商人牌友。冯立梅的牌局玩得很大,赴局者起码带足50万。据说一帮老板在KTV歌城玩到凌晨两点过,突然来了牌瘾。苦于三缺一,其中一人操起电话,直接叫醒睡梦中的冯立梅。冯立梅并不生气,半小时后就出现在牌桌上。

  当时目睹这一幕的人士评价说,即便是送钱,也不敢有人深更半夜去惊扰罗荫国。看来在送钱者眼中,冯立梅也没什么地位。

  一名当地人士表示,相较于梁毅民的落马,冯立梅被调查对于茂名官场的震撼更加显著。梁毅民虽然是现任一把手,但毕竟是外来户,关于他被调查的原因,更多是指向在佛山任职期间。冯立梅却是茂名官场的老人,与周镇宏、罗荫国等人的联系颇多。“冯毕竟已退休两年,此时旧案重提耐人寻味。”

  一名茂名官员称,如果要重启窝案调查,震撼的力道不会比3年前小。“就说那100多个退赃后没有追究的官员吧,如何处理就是棘手难题。是全部免职还是又划一道线?”

  “有的职位有一种传递效应,因为前任的腐败,极易形成‘捡样子腐败’、‘链条式腐败’”,前述市纪委副书记表示,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,“有时在贪官的影响下,下属更会纷纷效仿,并以此来试探新来的官员。